您现在的位置:腾博娱乐tb988>> 腾博会娱乐手机版>>正文内容

西方企业学问研究的四个阶段

 

  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末,企业学问一直是企业管理研究领域中的一个重要主题,至2003年10月初,大家在“World Cat”检索系统中以“企业学问”(“Corporate Culture”、“Organizational Culture”和“Enterprise Culture”)为关键词进行检索,结果可以找到920个在题目中带有这些词语的专著和博士、硕士学位的论文。时间从1960年到2003年,其中从1960年到1979年只有将近20本,其余都是从1980年到2003年的。编辑遍布世界各地,包括美国、英国、日本、德国、加拿大、澳大利亚、中国、泰国、南斯拉夫、俄国等许多国家,其中美国占绝大多数,达到80%多。内容涉及多种角度,包括企业学问的定义、企业学问的作用、企业学问的类型、企业学问的特征、企业学问的构成要素、企业学问的培育、企业学问的变化、企业学问与企业的可持续发展、企业学问与企业业绩、企业学问与民族学问、企业学问与社区学问、企业学问与全球化、企业学问与企业购并、企业学问与私有化、上市企业的企业学问、非赢利性企业的企业学问、企业学问与员工积极性、企业学问与企业创新、企业学问的管理、企业学问的理解、企业学问的评价、企业标识语中的修辞艺术、网络经济时代的企业学问、某某(某一个)行业的企业学问、某某(某一个)企业的企业学问、如何超越自己企业的学问、企业学问的诊断、建立学习型的学问、建立灵活适应型的学问、保持创新型的学问、建立包容型的学问等。由此可见,企业学问的研究价值是被公认的。在此浩瀚的书海中,根据近几年的研究,大家对这么多广泛而深入的研究进行了梳理,把西方(主要指英语国家)关于企业学问的研究分为四个阶段:企业学问理论形成以前的研究阶段;企业学问理论的形成、发表和被广为接受的阶段;企业学问理论的丰富与发展阶段;企业学问的研究为企业指明道路的阶段。
  企业学问理论
  形成以前的阶段
  企业学问的实践的历史可以说是和世界上企业的历史一样的,但对企业学问的研究的历史则可以追溯到十九世纪早期的科学管理原理,因为它是对企业运行方式、管理方式、工作效率、普通员工之间、普通员工与管理者之间的关系等问题的研究及其成果,而这些问题也同样是企业学问理论的范畴之内的问题,特别是爱默生的十二条效率原则和法约尔的十四条管理原则。从实践上来说,十九世纪30年代IBM的创始人ThomasWatson就非常重视企业学问,当时IBM的员工的工资比一般的工厂的工人的工资高,工作场所非常干净、整洁,工人可以参加免费的音乐会,而且企业要求工人上夜校以了解被提升的机会和程序,最重要的是,IBM的工装上都印着“思考”(Think)的标志,意思是说如果员工多动脑筋,他们就可以前进得更快。在随后的几十年中,随着企业实践和企业管理理论的发展,企业学问的研究逐渐系统化并在企业实践中起着越来越明显的作用。任何理论都有继承性,企业学问理论也是一样,它主要是从组织行为学发展而来,同时也继承了心理学、社会学、人类学的一些思想。从组织行为学继承了关于企业的宗旨、价值观、行为方式、运行机制、氛围等思想。从心理学继承了激励机制和人的不同需求的思想。社会学对企业学问研究的影响始于对神话传说、礼仪和符号的研究。人类学对企业学问的影响主要是结构主义学派、符号学派、人种学派的影响。
  企业学问理论形成以前的研究阶段从20世纪20年代到20世纪70年末。这一阶段的研究是从普遍的组织学问的角度进行的,就像对学校学问、警署学问、军队学问的研究一样,主要研究的是企业的宗旨、价值观、员工的激励、企业的氛围、自我价值的实现、企业的运作效率等。这一时期的研究已经提出了企业学问的概念,所研究的东西也是企业学问的实质内容,但没有形成完整的企业学问理论,从企业学问这个角度来说,对理论界、实业界的影响不算很大。对于这一时期的研究,大家主要可以从下面的作品中有所了解:沃尔特·斯戈特的《芝加哥的象征:工业、企业、教育、学问之城》(1960)、牛顿·马各里斯的《组织学问与自我实现过程》(1965)、爱尔顿·E·塞娜、左治·F·法丽斯和D·安瑟尼·巴特菲尔德的《信任、学问及组织行为》(1971)、约翰·D·迈克尼尔的《企业学问:分类研究》(1979)、哈沃德·希瓦茨和斯坦利·M·戴维斯的《企业学问对企业战略的支撑》(1979)、阿尔弗雷德·M·吉格的《多边贸易环境下的企业学问》(1979)。
  企业学问理论的形成
  发表和被广为接受的阶段
  这个阶段从20世纪80年代初期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这个时期企业学问的研究处于热潮之中,以1981年出版的《Z理论:美国企业如何迎接日本企业的挑战》、1981年出版的《日本管理的艺术》、1982年出版的《企业学问:企业生活的规矩和礼仪》和1982年出版的《追求卓越:美国一流企业的经验》为开端,很快风靡整个企业管理领域,并且涌现出一大批关于企业学问的作品,如R·H·坎姆贝尔的《苏格兰金融企业的源泉:成功学问》(1980)、爱德加·H·沙因的《企业学问:动态研究》(1983)、安·M·罗宾森的《邮局的企业学问:历史、现状和未来》(1983)、威吉·塞斯的《企业学问:概念分析及其管理学意义》(1984)、罗伯特·F·爱伦和夏洛特·克拉夫特的《企业自然的思维和行为:创造理想的企业学问的途径》(1982)、爱德加·H·沙因的《企业学问:企业学问的实质和企业学问变革的方式》(1983)、科瑞格·R·黑科曼和迈克尔·A·希尔沃的《创造卓越:新时代的企业学问、企业战略和企业学问变革的方式》(1984)、斯坦利·M·戴维斯的《管理企业学问》(1984)、劳伦斯·M·米勒的《美国精神: 望新企业学问》(1984)、昆汀·格莱姆的《领导风格与企业学问的关系:实证研究》(1984)、F·奈特利亚·泼拿瑟勒的《企业学问与企业氛围:高官层的作用》(1984)、琼尼·马丁和凯仑·希尔的《企业学问与企业中的叛逆学问:难以共生的共生》(1983)、约翰·J·马休的《企业学问与沟通过程》(1983)、弗郎西斯·D·凯希迪的《企业学问与社会化过程》(1983)。这个时期最有影响的作品就是《企业学问:企业生活的规矩和礼仪》。在这个阶段中,企业学问的研究成果以其完整的理论形式出现在世人面前,并很快被理论界和实业界所接受,主要表现在大量的以企业学问为主题的文章和著作的发表。这个阶段论述和研究的主要是在企业学问的概念、企业学问的作用、企业学问和企业高层管理者的关系、企业学问的培育、企业学问与企业的成长、企业学问的管理和对本企业的企业学问的认识和描述等方面。这一时期的重要作品国内基本上都有中译本。
  企业学问理论的
  丰富和发展阶段
  这个阶段从80年代中期到80年代末。在这个阶段中,对企业学问的研究更加广泛,更加深入,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企业学问理论,作品像泉水般不断涌现,如爱德加·H·沙因的《企业学问与领导艺术:动态研究》(1985)、爱仑·威廉、保尔·道布森和迈克·沃特斯的《变革企业学问:创造新型企业的途径》(1989)、南希·马丁的《企业学问变革中沟通的作用》(1988)、布兰·S·帕森斯的《国有企业的企业学问:总体分析》(1988)、弗茹尼卡·L·布劳恩的《员工眼中的企业伦理、企业学问和上下级沟通》(1988)、帕崔西亚·H·卡拉瑟诺思的《作为企业学问象征的企业价值观和员工满意度之间的关系》(1988)、约翰·B·露奇的《企业购并、兼并过程中的企业沟通和企业学问》(1988)、迈克尔·P·詹米森的《企业学问:概念与识别方法》(1985)、戴布拉·J·格莱哈姆的《整体大于各部分之和:企业学问》(1985),戴维·M·维拉努的《组织学问:公共关系中价值观的体现方式》(1986)、R·戴姆·谢曼的《企业价值观、对员工的敬重,对顾客的贴近和企业家精神对企业经营效率的影响》(1986)、林恩·M·奥斯沃尔德的《企业学问之间的不同:对管理的意义》(1985)、帕崔西亚·K·嘉波的《企业学问变革中的企业学问分析》(1987)、沃雷斯·E·沃科尔的《变革企业学问:美国通用会计企业的战略、结构和职业精神》(1986)。这一时期的研究的特点是更细化,更具体化。除了原有的主题如企业学问的功能、企业高层管理者和企业学问的关系、企业学问的体现、某些具体的企业的企业学问等还继续研究以外,还有了一个突出的主题,就是企业学问的形成和企业学问的变革,而且研究得相当深入具体。这个时期最有影响的作品就是沙因的《企业学问与领导艺术:动态研究》和威廉等人的《变革企业学问:创造新型企业的途径》。沙因的作品国内有中译本,而威廉等人的作品国内没有中译本,所以大家这里作一个简单的先容。本书以爱比国家建筑业协会、豹牌汽车企业、东芝英国企业、约翰逊马休集团企业、英国石油企业化学国际企业(BP和施乐英国企业等企业的具体实践为背景论述了企业学问变革实施的具体步骤和措施。全书共分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理论基础,主要论述了企业学问的实质和人们对于企业学问变革的不同观点;第二部分结合企业的实践论述了企业学问变革的思想;第三部分重点论述在企业学问变革的过程中人力资源的作用;第四部分不加说明、不加评判地描述了爱比国家建筑业协会、豹牌汽车企业、东芝英国企业等企业学问变革的具体过程。在书的最后,编辑提出了一些供读者思考的在未来的企业中可能碰到的问题。
  企业学问的研究为
  企业指明道路的阶段
  经过对企业学问的专门而广泛的研究,企业学问的研究人员把握了企业学问的作用机制和新经济运行的规律对企业的挑战和对企业学问的本质要求,有了非常明确的思路。主要有两个方面:第一,美国应该在保持美国精神的基础上塑造自己的企业学问,而且非常明确地把握了美国精神的根基就是创新精神;第二,新的经济运行规律要求企业建立和保持应时而动的企业学问。就企业学问的研究而言,这一时期的作品也很多,其中最有影响的作品就是1992年出版的约翰·科特和詹姆士·L·赫斯科特的《企业学问与企业经营业绩》、1997年出版的杰克林·谢理顿的《企业学问,团队学问:克服团队成功的障碍》、1998年出版的斯宾塞·约翰逊的《谁动了我的奶酪?》、1999年出版的爱德加·H·沙因的《企业学问的永恒法则:关于企业学问的认识和谬误》以及2000年出版的伯歌·C·纽豪热、佩·本德和科哥·L·斯特姆斯堡的《网络学问:网络经济时代的企业学问》。此外比较有影响的还有2003出版的玛丽·戴维斯(Mary Davis)的《企业学问:转变领导方式的驱动力》、娜迪娅·K·布什和道诺德·K·怀特的《沟通对企业学问的影响》、科尼斯·李帕提都和戴维·西西勒的《美国企业的成长:历史、政治、学问》、李查德·迪的《变革企业学问:在造纸厂实施安全战略》、露尔·H·琼森的《超越道德底线:让伦理观念成为企业学问的重要成分》、娜迪亚·K·布什和唐纳德·K怀特的《沟通对企业学问的影响》、查尔斯·H·特纳的《争取竞争优势的企业学问》(1990)、卡尔·尤利奇、R·S·乔德瑞和凯山·S·瑞纳的《管理企业学问:使印度获得世界竞争力的多元化》(2000)、保尔·泰姆波罗尔的《个性魅力:张扬企业的形象、品牌和学问,赢得世界的认同》(1998)、保尔·希勒斯和保尔·莫莉斯的《企业价值观:道德争论》(1992)、科林·格利的《企业与学问》(1998)、弗古尼亚·S·侯勒普的《氛围与学问:企业沟通的实证研究》(1995)、苏·玖斯的《培育学习型的学问:促使员工创造优质产品、积极创新、保证企业长足发展》(1996)、琼恩·C·马丁和安德鲁·哥达德的《兼并与收购过程中的企业学问:理认框架》(1997)、查勒·温德利的《企业学问:沟通研究》(1992)、詹尼弗·L·万恩的《对企业学问变化的评价》(1992)、贝慈·布莱克斯利的《新技术对企业学问的影响:通讯业中的典型研究》(1991)。在这一时期,企业学问研究的永恒主题还继续存在,只是由于一些事件的发生,有些主题的研究加强了,如由于2001年和2002年美国一系列大企业的欺诈行为,关于企业道德和企业诚信的研究增多了,由于2001年9·11事件的发生,关于安全学问的研究增多了;同时增加了一些新的主题,如企业学问与企业核心竞争力、网络学问、速度学问、多元学问、创新学问、无界线沟通、集思广益决策、公正的过程等。这一时期的重要作品中《企业学问与企业经营业绩》和《谁动了我的奶酪?》在国内都有中译本,所以大家简单先容一下沙因和纽豪热等人的作品。在沙因的《企业学问的永恒法则:关于企业学问的认识和谬误》中编辑以电子设备企业等为例阐述了人们对企业学问的正确认识和错误认识,并且阐述了关于企业学问的黄金法则。他在书的一开始就表示了他的愤怒,愤怒的原因不是因为企业学问没有受到人们的重视,因为无论是理论界还是实业界对企业学问的概念都已经形成了共识,而且认同企业学问的功能特别是企业学问对企业经营业绩的影响,他愤怒的原因是很多人把企业学问当成了一种时髦,由于把企业学问当成一种时髦,所以常常把企业学问简单化。沙因说,企业学问远比许多人认为的复杂得多,也远比许多人认为的难以改变的多。企业学问有不同的形成阶段,也有多种呈现的角度。如果没有对自己企业学问的深刻的准确的认识,任何完善和变革企业学问的企图都会遭受失败,并且给企业的正常运行带来危害。接下来他以具体的例子展示了如何进行变革以及变革的结果如何等。在每一个案例分析中,沙因都坚持他的三条黄金法则;第一,要想以改变人的行为方式来提高企业的经营业绩,必须先认清自己的企业学问,所以要进行任何企业学问的变革都要先进行现有企业学问的调查;第二,进行企业学问的调查不是从学问本身开始,而是要从真正的企业经营中的问题开始,这样可以先确认管理者的作用、决策的过程、沟通的方式以及矛盾和冲突的管理,进而探测到企业的信念和价值观;第三,要运用更能探测到企业学问的真实状况的信息收集工具。根据事先设定的问卷及标准的方案,人们会发现一些问题,也会漏掉一些问题,因此,既然企业学问是一种共享的东西,就可以运用有良好的电子设备支撑的、即时的、公开的讨论的方法进行企业义化的探测。在书的最后,沙因提出了一些未论述的供读者进一步探索的问题。在《网络学问:网络经济时代的企业学问》中编辑纽豪热等人以3M企业、美国石油企业、美国航空企业、波士顿咨询企业、英国石油企业、福特汽车企业、通用电器企业、通用汽车企业、豪尔玛卡片企业、SONY企业和耐克企业等为背景,系统地阐述了网络经济对企业学问的本质要求,较全面的说明了建立网络学问的具体步骤和方法。编辑在书中说:“大家生活在一个急剧变化的时代。旧的规则已经在变化,但新的规则还不太明朗……有很多人在研究网络经济时代的设计、营销和服务等,但对于网络经济时代的内部政策和企业学问等,人们还研究甚少……”。本书主要论述了如何建立适应网络经济时代要求的能够保障企业经营战略顺利实现的企业学问。编辑在第一章中概括论述了网络经济时代传统的企业所面临的学问问题。在第二到第十章中论述了网络经济时代每一个企业都会面临的学问上的九大挑战。最后,在书的结论篇中,编辑就如何在网络经济时代建立以高速度为主要特征的企业学问提出了十条切实可行的建议。
  西方企业学问的研究不仅反映在关于企业学问的专著上,还反映在报刊和关于企业管理的书中,而且其中的思想和论述也同样深刻、同样具有影响力。有时,即使不冠以企业学问的头衔,也同样展示编辑关于企业学问的思想和企业中企业学问的实践状况。2003年1月《哈佛商业评论》中的文章“公平的过程:常识经济时代的管理”以Elco电梯企业进行业务流程重组为例详细而透彻地论述了在常识经济时代企业管理不仅需要公正的结果,更需要公正的过程的道理。2002年8月《哈佛商业评论》中的文章“激励创新”论述了在常识经济时代的不同于传统方式下的激励创新的观点和方法。2003年1月《哈佛商业评论》中的文章“信任的敌人”以具体的调查为依托论述了信任不仅是企业结盟更是企业内部合作的基础以及如何避免不信任感的具体方法。2002年7月《哈佛商业评论》中的文章“使企业的价值观真正起作用”第一段就写道:“如果你企业的价值观中列有:沟通、敬重、正直、卓越等字眼,你应该感到忐忑不安,因为这正是安然企业在2000年的年报中所陈述的安然企业的价值观。”接下来编辑陈述了企业的价值观应该是有真实意义的,而不是空洞的,并且以具体的实例说明了各个企业的价值观应该是具体的有自己的特点的自己能够信守的价值观。除了《哈佛商业评论》以外,《商业周刊》和《福布斯》等也常有关于企业学问的文章出现。
  除了报刊文章以外,大家在企业管理类的书籍中也能学到关于企业学问的多种智慧,它们不仅出现在对企业学问的专门的论述中,也出现在对人力资源、组织结构、企业沟通、决策机制等的论述中。在1989年出版的《创新型企业》中,编辑盖罗斯·摩根在第2部分第24章中列举了扼杀创新的十三种思维和行为,非常鞭辟入里,在第2部分第27章中描述了6种从严格的等级式组织结构到完全的网络式结构的演化过程,清晰而且令人信服地说明了组织结构与企业运行效率及员工创新精神的关系。在2001年出版的《战略管理》一书中编辑查尔斯·希尔和盖罗斯·琼斯在第5章中列举了GE等国际大企业实施6个西格玛质量管理战略的过程,展示了这些企业重视质量、重视客户利益的价值观和行为表现;在第15章中说,为了保持竞争优势Intel在研发部门实施了项目组的组织结构,以便保持研发的效率和创新产品的不断出现,Intel的概念是只要它的项目组能够保证企业在硅片行业的领先地位,企业就会永远比别人做得好。企业学问的研究在不同的时期反映出不同的特征,这种研究总体上是与客观现实和具体的企业实践相辅相成的。第一个阶段基本上是企业管理理论的正常的发展。第二阶段基本上是在日本管理力式的冲击下而对企业学问的暴风雨般的研究。第三个阶段是第二个阶段的余温,却是更理性、更广泛,更深入的对真正的美国价值观、美国企业运行方式的研究。第四阶段是对新的经济形势下企业学问的研究,并从主流上找到了在新经济时代能够使企业立于不败之地的那种企业学问,即“灵活适应型的学问”或称为“创新型的学问”、“应时而动的学问”、“及时调整的学问”等。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