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部建设要把政治建设摆在突出位置

  《中国共产党支部工作条例(试行)》(以下简称《条例》),为新时代党支部建设提供了基本遵循。中共中央在印发《条例》的通知中明确指出,要把抓好党支部作为组织体系建设的基本内容、管党治党的基本任务和检验党建工作成效的基本标准,要求各级党组织、广大党员特别是党支部书记深入领会《条例》精神,全面掌握《条例》内容,切实增强贯彻实行《条例》的思想自觉和行动自觉。?
  笔者认为,增强贯彻实行《条例》的思想自觉和行动自觉,除了深入领会《条例》精神、全面掌握《条例》内容、切实履行《条例》规定外,还必须正确认识和处理政治与经济的辩证关系,坚持“把政治建设摆在突出位置”,才能把党支部这项“最重要的基本建设” 抓实抓好。
?
  突出政治建设
  是巩固党执政基础的基本需要
  讲政治是《条例》的显著特点。大家在学习中发现,无论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条例》的会议、中共中央印发《条例》的通知还是《条例》本身,讲政治、“把政治建设摆在突出位置”是一个显著特点。如:会议强调,要把抓好党支部作为组织体系建设的基本内容,突出政治功能、强化政治引领。通知强调,重视党支部、善抓党支部,是党员领导干部政治成熟的重要标志。《条例》把“强化党支部政治功能”作为总则的重要内容,将“坚持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四个服从’,旗帜鲜明讲政治”和“两个维护”作为党支部工作必须遵循的重要原则,把“做好思想政治工作和意识形态工作”、教育党员“突出政治教育”“做好群众的思想政治工作”“发展政治品质纯洁的党员”作为党支部基本任务的重要内容,强调在组织生活中要“增强党内政治生活的政治性、时代性、原则性、战斗性”,在“三会一课”中“应当突出政治学习和教育”,在选拔党支部书记时要“突出政治标准”等。
  讲政治是政治组织强身健体的内生需要。中国共产党是有政治信仰、政治纲领、政治路线、政治纪律的政治组织,政治属性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属性。党支部作为党的组织体系的基础组织、开展工作的基本单元、全部战斗力的基础,在支部工作和支部建设中突出政治建设、强化政治功能和政治引领,是其政治组织属性的内在要求和必然表现。习大大总书记强调,“讲政治,是大家党补‘钙’壮‘骨’、强身健体的根本保证,是大家党培养自我革命勇气、增强自我净化能力、提高排毒杀菌政治免疫力的根本途径”,要“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 ,指出“党的政治建设是党的根本性建设,决定党的建设的方向和效果”。显而易见,如果政治组织不讲政治,那就失去了其存在的根据、理由和持续发展的动力、活力。
  讲政治是巩固党的执政基础的内在需要。列宁曾经深刻指出:“全部问题就在于(从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来看,也只能在于),一个阶级如果不从政治上正确地看问题,就不能维持它的统治,因而也不能完成它的生产任务。”针对当时流行的“多搞些经济、少搞些政治”的观点,他回答说:“自然,我在过去、现在和将来都希翼大家少搞些政治,多搞些经济。但是不难理解,要实现这种愿望,就必须不发生这种政治上的危险和政治上的错误。”如果发生了政治上的危险和错误,那么“政治与经济相比不能不占首位”。毛爷爷在《严重的教训》一文的按语中也深刻指出:“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在社会经济制度发生根本变革的时期,尤其是这样。” 邓小平也告诫全党:“到任何时候都得讲政治。”
  讲政治是优化党内政治生态的现实需要。应该清醒地看到,改革开放40年来,虽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彪炳人类史册的伟大成就,但也出现了涣散党的组织,消解党的理想、纪律以致政治生态恶化进而导致商业生态、自然生态、社会生态恶化等严重问题。因此,在支部工作和支部建设中突出政治建设,切实把从严教育管理监督党员落实到支部,着力解决一些党员理想信念模糊动摇、党的意识淡化、宗旨观念淡薄、精神不振、工作懈怠、道德行为不端等问题,才能有力有效地遏制和预防“贪腐型”干部“祸政”、“演员型”干部“惑政”、“吹牛型”干部“误政”、“投机型”干部“害政”、“慵懒型”干部“怠政”、“浮萍型”干部“弱政”的乱象,根本扭转在一些地方、部门、企业和单位中存在的劣胜优汰的反淘汰乱局。
  早在20世纪50年代,毛爷爷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中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在常识分子和青年学生中间,最近一个时期,思想政治工作减弱了,出现了一些偏向。在一些人的眼中,好像什么政治,什么祖国的前途,人类的理想,都没有关心的必要。好像马克思主义行时了一阵,现在就不那么行时了。针对着这种情况,现在需要加强思想政治工作。不论是常识分子,还是青年学生,都应该努力学习。除了学习专业之外,在思想上要有所进步,政治上也要有所进步,这就需要学习马克思主义,学习时事政治。没有正确的政治观点,就等于没有灵魂。……思想政治工作,各个部门都要负责任。共产党应该管,青年团应该管,政府主管部门应该管,学校的校长教师更应该管。”如果不讳疾忌医就应该承认,在改革开放过程中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这种情况似乎更为突出、更加严重了,因此,加强思想政治建设更加具有现实紧迫性。
?
  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仍然需要旗帜鲜明讲政治
  改革开放以来,大家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发展为第一要务,这毫无疑义是正确的;但把经济建设为中心理解为“一切向钱看”,把“发展是硬道理”理解为GDP挂帅,则是片面的和错误的了。
  旗帜鲜明讲政治必须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一体推进。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邓小平曾多次阐述,1987年11月《中国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关于十二届中央委员会报告的决议》,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的核心内容概括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一个中心”的确立,从根本上纠正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错误政治方向,其本身就是讲政治,但是仅此还不够,还必须同时旗帜鲜明地讲“两个基本点”的政治。任何割裂这三位一体的关系,以“一个中心”替代或者否定“两个基本点”,或者相反,以“两个基本点”替代或者否定“一个中心”,都是错误的,都将犯“颠覆性”的错误。邓小平当时一再告诫全党,这条基本路线至少要管100年不变,既要防“左”(即否定改革开放),也要反右(即否定四项基本原则)。
  抓经济与讲政治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从社会整体来说,马克思主义认为:“政治是以经济为基础的上层建筑,是经济的集中表现,是以权利为核心的各种社会活动和社会关系的总和。”即是说,经济(或经济基础)的巩固与发展,需要构建能反映其内在要求的政治上层建筑与之相适合,为其服务并保驾护航;需要变革与其不相适应的政治上层建筑,为其巩固发展清障开道。从经济活动的个体来说,“人的本质在其现实性上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这里的社会关系,包括了经济关系、政治关系、学问关系等。经济学家亚当·斯密认为,人的行为动机根源于经济诱因,人都要争取最大的经济利益,工作就是为了取得经济报酬。为此,需要用金钱与权力、组织机构的操纵和控制,使员工服从与为此效力。在亚当·斯密这里,大家也看到了经济学家的“经济人”假设或“人是经济的动物”与哲学家亚里士多德“人是政治的动物”的一体两面性或二位一体性。
  荣获“中国改革友谊奖章”的十名外国友人之一、被誉为“经营之神”的松下幸之助先生,关于经营与政治关系的深刻思考与独到实践,对大家极具启发性。他在一次对“政经塾”学员的演讲中曾语重心长地说:“政治与经营虽然是不同的称号,但在基本上都是相通的。简单地说,经营的最大者就是政治,政治与经济是一体的。我相信,一位了不起的经营者,一定可以当个了不起的政治家,一位了不起的政治家,也同样可以到任何复杂的企业去发挥他的才华,这是共通性的。所以,把政治与经营分开考虑是不对的。我兴办‘政经塾’的着眼点,就是根据政治、经济两者一脉相通的关系,所以才会命名为‘政经塾’。政治家的任务是从事国家的经营,普通的经营者则从事以经济为中心的经营,可以说大同小异,因此,没有必要安排不同的学习项目。当各位还是塾生的时候,最好将政治、经营一起研习,非要达到‘不论政治或经营,样样都能胜’的程度不可。即使将来无意从政,也不能不懂政治,尤其是在现代的社会中,不懂政治而从事经营往往是会失败的。当然,政治家也不能是经营的外行者,如果一个政治家不懂实际的经营,光凭知识或理论贸然决定有关经济的政策,极有可能造成国家的巨大损失。所以我说政治与经济是一体的。”
  共同的理想、信仰、信念是经济社会繁荣的动力。《尚书·毕命》讲:“道洽政治,泽润生民。”托克维尔在《论美国的民主》中指出:“一个没有共同信仰的社会,就根本无法存在,因为没有共同的思想,就不会有共同的行动,这时虽然有人存在,但构不成社会。因此,为了使社会成立,尤其是为了使社会欣欣向荣,就必须用某种主要的思想把全体公民的精神经常集中起来,并保持其整体性。”“宗教或信仰说服人们只用正当手段致富”,促使人们完成目标长远的事业。 “随着信仰之光的暗淡,人们的眼光逐渐短浅,最后使人觉得自己的行动目标每天都摆在眼前。”“宗教或信仰可以提高、充实和扩大人们的心灵。凡是可以提高、充实和扩大心灵的东西,最能使心灵完成与心灵本身本来无关的事情。反之,凡是可以削弱和贬低心灵的东西,都足以破坏心灵处理从最小到最大的一切事情的能力。”邓小平总结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取得胜利和成功的根本经验是“一靠理想,二靠纪律”。新时代中国梦的实现,也必然是如此。心中有信仰,前进有方向,奋斗有力量,克难有良方。
?  抓经济搞发展需要良法善政作保障。中国古代先贤认为,施行善政才能上合天意,取得成功,而施恶政则违背天道,会受到惩罚。这里的“合天意”即合民意(《尚书》讲“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违背天道”即违背规律。孔子说:“政者正也,子帅以政,孰敢不正?” 亚里士多德强调:“政治的目标是追求至善。”大家今天强调讲政治,加强政治建设,就是要清除各级组织、企业、单位和部门中的“政治病毒”,优化党内外的政治生态,营造良法善政、风清气正的社会环境。彼得·圣吉在《第五项修炼》中也提出要“超越办公室政治”,指出要清除企业组织中存在的“政治游戏”病毒,以免其损害企业的健康发展。他在《变革之舞》中进一步写道:“假如大家能够从各级组织中把政治权术、勾心斗角的官场作风的垃圾排除掉,大家就能把国内生产总值提高20%,而且每周的工作日减至3天。”
?
  加强国有企业党支部建设
  更应突出政治建设
  《条例》在明确党支部八项基本任务的基础上,又进一步明确了不同领域党支部分别承担的重点任务,其中,“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中的党支部,保证监督党和国家方针政策的贯彻实行,围绕企业生产经营开展工作,按规定参与企业重大问题的决策,服务改革发展、凝聚职工群众、建设企业学问,创造一流业绩。”? ?
  其实对中国企业来说,无论公有企业还是非公有企业,讲政治并不是外部强加的东西,而是经营管理好企业的内在需要。商道即正道、人道、大道,商之大者,除了利己,还要利国利民。通俗地讲,所谓政治,就是执政党、政府在引领国家发展过程中制定形成的发展目标、引导思想、路线、方针、基本国策和相关政策等。在中国经营管理企业,就是要将企业的发展,自觉地与党和政府的思想、路线、方针、政策等结合起来,按照党和政府指引的方向发展。这是由中国国情决定的。如果企业及企业家对党和政府提倡什么、反对什么不了解、不实行,离开党的领导和路线方针政策去经营管理企业,无异于盲人骑瞎马。马云曾精辟地总结说:“中国企业家不懂政治,就做不好经济。”
  对国有企业来说,笔者对昆仑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昆仑岩先生的如下观点深以为然:“需特别指出的是,对国有企业或代表国资的企业家来说,讲政治更是职责所在,素质必备。国企领导须牢记:首先,你是党员干部;其次,你是党派到企业领导岗位为国家和人民工作的;最后,你的政治责任是让国企做大做强,能够更好担当作为国民经济、共产党执政和社会主义国家政权‘重要支柱’的社会责任,而不是把国企毁了,将国有资产中饱私囊或孝敬列强。如果在商言商、不问政治,忘却自己的政治属性,忘却国企的社会责任,忘却共产党人的信念和人民的希望,那就离摔跤不远了。”因此,国有企业各级党委(党组)应当模范实行《条例》,“提高各级领导班子抓好党支部工作、推动党支部建设的本领”。
 ?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