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腾博娱乐tb988>> 企业学问>> 学问看台>>正文内容

中国企业学问测评现状与难点

企业学问测评现状

    企业学问测评存在理论尚不清晰、体系尚不成熟、推进迫在眉睫的现状。可以概括为三句话:
    第一句话,就全局而言,企业学问在我国包括国外,企业学问测评和研究的实践工作受到了广泛的重视,但是还处在一种探索之中,处于初级阶段。目前,恐怕还没有一个举世公认的标准。它不像数学,用开方和简单公式就能说明问题。企业学问测评需要一个公认的评价体系,能供企业学问建设单位普遍使用。但目前这个体系还没有成熟起来。在我国影响和动作比较大的是国资委近两年搞的企业学问评价体系,是作为国务院国资委一个课题来进行研究的,这个评价体系相对来讲是比较科学的。
    第二句话,对企业学问建设的先行者来说,企业学问测评工作已经形成水到渠成之势。运用学问管理方式多年的企业,到现在为止应该说效果很显著,经验很丰富,理论比较成熟。但是到底怎么样准确、科学地去分析,给予定量的评价,大家还拿不出来一个科学的体系和方法。如果测评这一步再往后拖,企业学问科学性的评价进行得不是很规范的话,企业上第二个台阶的难度就比较大。所以眼前这项工作迫在眉睫,必须要做。
    第三句话,就是企业学问测评的理论尚不清晰,方法上还缺少一种成熟的工具和手段,测评效果本身还有待科学论证。如果测评理论不清晰,方法、指标设计任意成分较大,方式方法本身不科学,那么结果就很难说是科学的。


企业学问测评难点

    目前,企业学问测评主要存在九大难点。
    第一个难点,定性与定量的结合,也称质量的结合。目前,大家比较认可的观点是质与量二者趋于汇流,不能二元对立。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企业学问不能定量,只能定性,因为学问包含的观念、背景、传统和道德要素,这种潜在的东西是不能量化的。再有一个相反意见认为,只有定量的才是科学的,如果企业学问不能量化测量,其科学性就值得怀疑,或者说是根本不可能得到承认的。
    两个对立的流派,两种对立的观点,在社会上都有很多的追随者。我认为,定性研究,主要是研究事物的性质、过程和意义;定量研究主要是求出事物的数量关系,以数量关系证明定性的科学性。两者担负的任务不同、职能不同,但是目的是相同的,都是寻求事物的本质。所以我想,定性和定量二者必须结合起来。定性是一种预期——评价出企业学问建设的实效怎么样?这叫定性预期。在我要干什么的过程中,我要设计一套指标,这套指标说明我这个预期;预期达到什么程度,能够预期出来,然后在定量的基础上,我再把这些数字进行各种角度的分类、筛选和综合、定性分析,最后在数量基础上再进行定性分析。二者的结合不是一种平面结合,不是一种僵化固定的结合,而是一种过程的结合。
    第二个难点,效果评估中学问贡献率的分离。学问不像技术的东西,比如说,昨天大家的流水线是用10个人的人力成本,今天通过技术改造,两个人就够了,人力成本降低80%,这个贡献率很容易分离,而效果评估中的学问贡献率的分离就很难。
    第三个难点,评估指标设定的科学性。指标怎么设置算科学,怎么算不科学,怎么离科学更接近?比如说,评价职工积极性,你可以设定迟到、早退的次数,再加上一个职工提合理化建议的人数比重,但影响积极性的因素是不是就这些,还有无其他要素呢?到底设置多少指标才算科学?
    第四个难点,权重比例问题。到目前来讲,企业学问的指标权重没有统一的标准。
    第五个难点,学问现象与自然现象特征的区分。自然现象是物理的、机械的现象和过程。所有的数学、物理、工程,都具有可重复性,容易提炼一些计算公式。学问是社会科学,不具有可重复性,一个单位一个样,一个学问一个样,偶然性比较强。因此,我想,对学问现象和自然现象特征的区分要特别明确。
    第六个难点,如何避免价值中立和主观随意性。拿出一个事实是什么就是什么,每个人的主观看法、道德标准、哲学头脑、思维方式和你的心理感应都不能产生任何影响,这叫价值中立。与它相对立就是主观随意性。这两者现象都应该避免。
    第七个难点,数理分析的实现。数理分析这个数学模型从浅到深,从简单到复杂,可以逐渐建立数理分析公式。
    第八个难点,怎么破除测评中的二值逻辑,建立多值逻辑系统。大家讲定性研究重视的是过程和意义,强调的是负载价值的分析。定量研究注重点在数量、强度、频率,强调测量和分析,重点在于变量之间关系的研究。二者的侧重点不一样。有一种观点认为,二值逻辑强调非此即彼,核心在于精确性。但学问现象是社会现象中最复杂的现象,管理也是一个重复的关系,这就要建立一种多值逻辑,才能说明学问现象。学问建设有的内容能量化,有的不能量化,或者是半定性、半定量,这个区域划分要特别注意。
    第九个难点,调查和结论以及对调查对象学问背景等因素的把握。自然科学研究是人对物,学问研究是人对人,研究对象的主观条件与研究者会有互动作用。比如,我调查大家对大家领导班子有没有意见?如果填问卷时单位领导在场,那谁还敢有意见?被调查者的心理因素、当时的心态、社会背景、教育水平等等,都影响测评指标的科学性,可能隐藏着许多扭曲的事实。被调查者、被研究者与研究者的互动,到底起到多大作用?互动因素如果搞不准的话,指标评价会受影响。
(此系编辑在沈阳召开的“企业学问测评考核现场研讨会”上的讲话摘要)

(责任编辑:崔小花)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