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腾博娱乐tb988>> 企业学问>> 学问看台>>正文内容

中央企业海外并购中的学问融合


静观金融海啸? 谨慎海外并购



??? 美国次贷危机引发金融海啸,影响之广泛、深远令世人始料未及。中国还来不及尽情享受奥运与神七的辉煌与喜悦,便已全面投入到应对金融危机的战役之中。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经济蓝皮书》预测中国2009年GDP增长9%,在全球经济衰退的大环境下,这个数据已是乐观。国有经济对GDP的贡献率约占30%左右,中央企业作为中国国企的主力军,在当前经济形势下必然身负重任。
??? 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海外许多曾辉煌一时的企业资产大面积缩水,有的举步维艰,有的轰然倒下。对于资金雄厚、经营稳定的中央企业而言,有人说——机会来了!现在大举展开海外并购,可谓“物美价廉”,但海外并购真能如人所愿?
??? 近年来,中国企业已悄然展开海外并购,有成功,有失败。一路走来,不禁给国人留下许多思索。2004年,TCL通讯与阿尔卡特签订谅解备忘录组建合资企业,联想拿下IBM全球PC业务;2005年,台湾明基并购西门子手机子企业,海尔退出对美泰的竞购,alibaba收购YAHOO中国所有业务,HUAWEI正式向马可尼董事会发出收购要约,中石油收购哈萨克斯石油,中国移动收购万众全部已发行的股份;2006年,海尔与三洋成立合资企业;2007年,中国移动收购米雷康姆持有的巴科泰尔企业,中投购买黑石近10%的股票,国家开发银行参股巴克莱银行,工商银行收购南非标准银行20%的股权,雅戈尔完成对美国KELLWOOD旗下新马集团购并,中国国家电网赢得菲律宾电网25年经营权;2008年,中铝获得力拓英国上市企业约12%的股份,中国南车收购Dynex已发行的75%的普通股,中钢集团完成对澳大利亚矿企中西部企业的收购,中联重科联合弘毅投资、高盛、曼达林基金完成对意大利混凝土机械装备制造商CIFA股份的全额收购,招行纽约分行在美国曼哈顿麦迪逊大街535号开业……从盲目扩张到战略合作,中国企业日渐成熟。
??? 海外并购在中国兴起,主要有七大动因:第一,中国产业结构升级与世界产业结构调整。经济全球化促使全球产业价值链形成,发达国家低附加值价值环节逐渐向发展中国家转移,中国在承接发达国家低附加值环节的同时,也正积极准备向资本密集、技术密集、信息密集、管理密集的价值环节发展,海外并购可为中国产业结构升级寻找捷径。第二,中国经济蓬勃发展。根据英国经济学家邓宁提出的投资发展周期理论,我国的对外投资已达到第三个阶段,即资本流出逐渐快于资本流入,海外并购是对外投资的重要方式之一。第三,自然资源匮乏。我国自然资源的人均占有量很低,而我国又是资源高消耗国,到2020年,中国发展必需的45种大宗矿产资源中仅6种能自给自足,海外并购可以缓解资源制约。第四,非自然资源偏低。中国是世界制造业大国,但不是制造业强国,主要是高新技术、研发能力、管理水平、品牌等方面与发达国家有较大差距,海外并购是快速获取和整合这些资源的有效途径。第五,人民币升值。本国货币升值,国外资产相对价格降低,此时进行海外并购可以降低并购成本。第六,外汇储备快速增长。由于我国外贸出口持续增长、引进外资数量不断攀升,导致我国双顺差规模不断扩大,外汇储备长期积累,从而使中国企业具备了海外并购的资本实力。第七,国家政策积极。中国政府积极实施“走出去”战略,不断出台各种政策鼓励企业进行海外投资。
??? 海外并购势在必行,但在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喝彩之时,不由为其担心。在声势浩大的海外并购之后,是战略升级、还是牺牲利益。众多的海外并购案例中,大家不乏看到激情的开始与失望的结局。海外并购热潮涌起时,大家更要冷思考,特别是最有实力进行海外并购的中央企业,他们将会面临什么样的问题?从宏观层面看,海外并购立法不完善,我国没有专门的海外并购投资法律体系,而相关的法律多为缺乏约束力和权威性的“条例”、“规定”、“暂行办法”等行政性法规,与对外投资相关的国内立法与国外立法也不协调;现行经济体制为海外并购带来障碍,国有资产管理体系对中央企业的海外国有资产监控不力,我国企业财务管理制度与西方有较大差距,缺乏海外并购的金融与财税政策;资本市场发展不完善,我国的资本市场规模有限,资本市场结构不合理,过分依赖股票市场,而债券市场、场外市场发展滞后,而且资本市场较低的国际化程度难以满足海外并购的要求。从微观层面看,国有制及治理结构成为并购障碍,许多国家规定重要行业的企业不能被别国的国有企业收购,中央企业痛失许多机会,如中海油并购尤尼科和中石油收购俄罗斯斯拉夫石油企业均以失败告终;中央企业缺乏海外并购经验,对整合的困难估计不足,在具体的整合过程中各类问题层出不穷;而影响最为深远的问题,却是企业学问融合!
??? 在所有影响海外并购的问题中,最容易操纵又最难以变革的是企业学问。许多企业突破重重困难终于完成海外并购,然而在煞费苦心经营之后,却困于企业学问,死于企业学问。中国学问与国外学问本有较大差异,加之中央企业有其特殊性,在海外并购后,中央企业往往深受企业学问冲突困挠。企业学问融合是唯一的有效途径,却又是最难突破的瓶颈。如若不能融合企业学问,无论中央企业使出千般技艺、付出万般努力,海外并购都终将难遂人愿。

?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